首页 / 写作与出版 / 写作 /

 

去拉萨看星星

2002年3月

 

终于辞职了,3月中旬起我将独自长途旅行,路线是长沙-成都-拉萨-狮泉河-喀什-乌鲁木齐-长沙。 沿途搭车和借宿,顺利的话为期两个月。也没有时间限制,哪个地方喜欢了我也许就多呆些日子。 

我本来不是一个十分喜欢旅行的人,因为现在稍有点名气的地方都是游人如织,看人的时间比看风景的要多。坐拥书城and唱片库在漂亮MM陪同下在家里当猪是我的最高理想。 

出行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我最近很迷恋摄影。这次我带了3个照相机,主机是佳能EOS30EF2810570300两个镜头,胶卷主要用富士Provia100F反转片;同时也用佳能G1数码机(1G微型硬盘和两个附加镜头),口袋里还揣着个Olympus-m 35mmF2.8定焦傻瓜机随时抓拍。闪光灯是420EX,三角架是SLIK U8000。没有备用机身,我只能祈祷EOS30别出故障。赚钱不是主要目的但也希望有编辑能看上我的照片,没有的话我就先在我的网站上发表,以后有钱了会考虑出我的摄影专集。

为什么选择西藏?由于本人爱静怕吵,凡有人多之处必深恶痛绝。沉思良久,以下4个地方较为理想(按人多寡排名):

        1. 离开地球
       2.
南极
       3.
撒哈拉
       4.
西藏

第一个选择不用想就放弃。目前来看没有可能。也许再等100maybe那时候去月亮的票就只卖100元一张了。 想想1902年, 也就是100年前,莱特兄弟的飞机还在图纸上,谁知道70年后会有波音747这样坐地日行8万里的大铁鸟?现在梦想去月亮还不需要1902的人想象波音747那样的勇气,毛主席说的好, 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第二个选择南极, 听起来不错。但是目前成本太高,其他费用不计, 光是从阿根庭到极地船票就是3000美元, 这还是乘坐最便宜的俄罗斯船。此船非豪华邮轮,到了晚餐的时候按着铃大呼where’s my dinner,嗓子喊哑也没人理你,就更别指望有morning call或者room service之类。此船乃科学考察船, 要不是俄罗斯英雄气短,以前他们的国家叫苏联的时候,才不屑为了几千美元而捎带旅行者呢。

撒哈拉是不错可是它只在我的下一个5年计划。而且我一旦要走呢就会安排欧洲和北非在 一起,因为路那么远,去一次不多走些地方很不划算。

只有一个选择了,西藏。

我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就想去西藏,我想那里比较安静。那时候湖南师范大学招援藏班,我偷偷摸摸想去报名差点没让妈妈把我给杀了。这10多年来, 时间和钱的问题总让我成行不了。最近为搜集西藏的资料在网上转悠,发现热心拉萨的人很多,要不去拉萨走走那还叫背包客么?心里暗喜:好怠我选对了时候, 要是再晚两个月到5月,川藏路上那还不跟庙会似的?

大家去拉萨主要是两个原因, 一是风景好, 二是宗教神秘。我也是一样。但是我对这两个方面都没抱太大的希望。先说宗教。自从我看了耶律大石的《西藏文化杂谈》我就觉得藏传佛教很有些邪教的特征。特别是文中提到的几项喇嘛教贡品让我恶心了很久:
 

   ---用黑面和人血制成的饼;
       ---
五种肉的混合,其中人肉;
       ---
一个乱伦而生出的小孩的头颅骨,装满血和芥子;
       ---
小男孩的皮;
       ---
人血和人脑装在碗里;
       ---
人油灯,灯芯由头发做成;
       ---
用人胆,脑,血及内脏做成的大面团。


      (
参阅Rene de Nebesky-Wojkowitz: Oracles and demons
       of Tibet, the cult and Iconography of the Tibetan
       protective deities, Kathmandu 1993)

文中也写到:喇嘛教修练的核心之一就是性交。一个喇嘛教的高僧,不一定要遵守什么清规戒律,可以无度地放纵自己,从而使自己达到最高的境界。喇嘛教认为性交是一切的源泉,生命的源泉,将控制性交看做成佛的大门。

这些都算了,躲在庙里的僧人他们要干什么干什么, 没人理会。而且在西藏这样自然条件艰苦的地方, 藏人要生活下去没有宗教的支撑是很难想象的。不过喇嘛教弄的太邪,你看看那些磕等身头的藏民,怎一个惨字了得。为什么要这样折磨自己的信徒呢?难道就没有其他的方法来表示对佛主的虔诚吗?在西藏做援助工作的同志回来说信徒的愚忠:就搞不清楚那些藏民,自己又穷又饿,国家发了救济粮拿到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这救济粮去献给寺庙里的喇嘛。城市里来的大小驴子们看到了饿着肚子磕着等身头一边折磨自己一边孝敬喇嘛的藏民就好象看到宗教的力量而感到自己的城市生活多么的空虚, 我每每看到这样的游记都恨不得跟他们说:麻烦您自己先饿着肚子磕一公里等身头再来说话。上苍要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凡是不能让人民吃饱的上苍我们都应该重新考察他们的仙籍。

我不是说宗教不好, 人都是需要点精神支撑的。所谓宗教就是要搞清楚我们从哪里来, 要到哪里去。从这个角度来看无神论也是一种宗教。除此之外如来佛,真主阿拉和基督都各有各的说法:俺才是救苦救难的真神。真正的这三大宗教都还不错, 多少能让你有个精神寄托。但是任何事情都不要矫枉过正。

我总是觉得喇嘛宗教应该进行改革。其实西藏的原始宗教是苯教,但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公元7世纪平地一声惊雷印度人给藏王送来了喇嘛教,从此苯教就输了个一塌糊涂。宗教可从外部和内部两个方面进行改革。从内部就是消灭西藏的文盲。现在50%的藏族小孩还是不读书,应该想办法建立读书的风气。其实这就是允许无神论进入西藏传教。从外部就是应该允许其他宗教比如基督教来西藏传教。基督教200年来试图进入西藏一直没有成功,至今西藏还只有一座天主教堂。但是真正虔诚的基督教徒是不应该因为200年屡战屡败就从此裹足不前。

其实我也许是瞎担心。喇嘛教的核心之一就是政教合一。自1959年以来,经过不懈的努力,现在西藏的政权已经大部分和喇嘛们无关了,这就从根本上动摇了喇嘛教的基础。我不清楚磕等身头的藏民占总藏民总数的比例, 但是我相信这个比例是日渐下降的。假以时日,喇嘛教的量变到质变是可以预见到的。希望我的猜测是正确的。

宗教先说到这里,等我从西藏实地看了以后再向大家汇报。

关于看西藏的风景。新加坡一旅行家20多年走了80多个国家, 一口咬定南极是地球上所有风景之极致。此话不假,我经常看discovery national geographic 这两个频道,可以说地球上最令我震惊的风景就是南极和北极。西藏应该说是第三极,我没有办法去南极和北极,就让我先去看看这个老三吧。

我这人想什么事情总是打破沙锅问到底。我想,什么是风景的极致呢?我想我们需要跳出地球这个狭小的观念。真正的风景应该是在宇宙里面。我也是一个天文迷,但是我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天文望远镜,我肯定还会再去一次西藏的,这次走川藏和新藏就是实地看看路况,下次我要开车带着我的120mm折射镜去拉萨,因为那里的海拔高度使大气对天文观测的影响最小,再小就只有请NASA帮我发射一个俺自己的哈勃太空望远镜了。

身不能至,心向往之。我想旅行的另外一个极致maybe就是不出门也能旅行。怎么说呢,打个比方,专门研究月球的天文学家虽然从来没有去过月球,但要说对月球的了解,我想还是他们比曾经上过月球的宇航员了解多一些。再说台湾的李熬同志,一辈子也没踏出台湾一步,但是他对世界的见解,他的学识之渊博,那些走遍了地球的旅行家也未必比得过他。如果行万里路和读万卷书只能选一,我会选读书。

老舍先生回忆他在英国的时候,谈到以前英伦的小资夏天要不度假出去走走是件很丢人的事,顶不济也要去隔壁的法国转转,回来即可和朋友砍砍:可不是, 俺刚打巴黎回来, 那帮法国佬。现在国人也越来越喜欢旅行了, 这是一件好事,反映了我们祖国的蒸蒸日上。但是除了回来多些聊天的资本以外,大家还应该从旅行见闻中多一些思考。我每次看宇宙和天文的书和纪录片后都对世界的浩瀚多一些感触,使我在生活中少一些骄傲,多一些谦卑。我希望这次长途旅行后也多少有些这样的效果。

附送拉萨和南极的近照两张,以及地球月亮和宇宙的近照,点击放大,和诸位驴子共勉。

stars.

6 March,200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版权声明:本文的字是我写的,不过全部图片都不是我照的.

哈勃望远镜拍摄到了距地球5亿光年的两个星系迎面相撞后形成的太空风车.

5亿光年?对了, 就是光速(每秒30万公里)走5亿年的距离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照片。哈勃太空望远镜1995年

 

 

 

 

 

This is one of the more famous images of the Earth from the Apollo program, taken by the Apollo 8 astronauts as they became the first humans to circumnavigate the Moon.

这是1968年12月22日阿波罗8号环绕月球飞行时拍摄的地球从月亮的地平线升起。

这样看起来地球很孤独的样子。

NASA  Photo ID: AS08-14-2383

 

 

 

 

 

这张照片可以说是上帝的指纹。为什么这么说呢?这是哈勃太空望远镜所能看到的极限距离,距我们大约是120亿光年。图片里面的每一个点都是一个星系或者星系团,有些星系的年龄还不到10亿年,距大爆炸很近,也就是说这张是宇宙的幼儿时期的近照,赫赫.:))

哈勃望远镜1995年拍摄。

 

 

 

 

 

这是艺术家在科学家指导下画的另外一个太阳和它的行星。这个恒星的

编号是Star HD 209458 ,这个行星大约是我们太阳系木星的70%大,由

哈勃太空望远镜发现。此星系距离太阳系150光年。

 

 

 

 

 
 

 

好漂亮的土星哦。

哈勃望远镜1997年10月摄。

Hubble Provides Clear Images Of Saturn's Aurora
This is the first image of Saturn抯 ultraviolet aurora taken by the Space Telescope Imaging Spectrograph (STIS) on board the Hubble Space Telescope in October 1997, when Saturn was a distance of 810 million miles (1.3 billion kilometers) from Earth.

 

 

 

 

 
南极。

资料:《美国国家地理杂志》

 

   
 

 

 
拉萨。

作者:王宇鹏
西藏.拉萨 2001

 

首页

网站更新

旅行图片专辑

影展与讲座

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联系方式

记录中国专题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摄影培训班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