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 Fei Photography / 10 year review(2001-2010)
杨飞摄影 十年回顾(2001-2010)
       

一个疯狂环球的日本人的联想

 

2007年8月8日,湖南怀化山区,Sophia和我正开车往云南赶,远远看见一辆挂着大驮包的自行车,上面还有两个备胎,显然是骑车跑超级长途的。攀谈之下得知他是日本人,叫西川昌德Nishikawa Masanori(生于1983),计划骑单车绕地球一圈。他没完成任务,2009年到印度之后因事返回日本了(总行程17000公里)。他的博客:http://ameblo.jp/masanori0615  (日文)

西川昌德,一个骑单车环球的日本人。照片编号: r0010611

 

关于环球的原因,西川昌德在博客里这么说道:大学时代因对流行事物的兴趣,想去流行的原产地看看,于是在欧洲背包旅行,在那里收购西服、杂货之类的在跳蚤市场出售。后来被独自旅行的魅力吸引。在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完全靠自己的判断来行进,这样的旅行能更多的认识这个世界和各地的人。于是大学毕业后他决定展开自行车环球之旅。

执意疯狂行走的人很多,坐飞机的,开车的,骑单车的,走路的,藏区还有很多磕长头的,只差没有倒立的了。就骑自行车来说西川昌德不算极端,据我所知最极端的是一个澳大利亚人TILMANN WALDTHALER,从20岁开始骑单车,一直骑到50多岁,已经绕地球很多圈了,现在他依然在继续,估计会一直到再也骑不动为止。有兴趣可以看看他的网站 http://www.tilmann.com (英文)

行者陈游的板车,2010年8月,西藏八宿县

 

在西藏八宿县,我见到过超级行者陈游,他拉着一辆板车不停地走,车上插着旗帜,要去创吉尼斯记录。2008年7月在北京水立方前面的广场上, 我遇到过一位骑三轮车的老人,车上刷着:贺奥运 - 7年走完全中国6万5千公里。我有点担心北京奥运之后他怎么办,去伦敦奥运?

我不太喜欢过于张扬。骑单车跑长途的圈子里有个俗话:十个打旗九个骗。2008年打着奥运旗帜长途骑行的很多,借机骗财骗色的也不少。虽然长途骑行的勇气和毅力可嘉,但我觉得真正的行者并不需要打着鲜艳的旗帜,刷着动人的标语。如果你还在乎这些,在乎不停的对外表达,即便是绕地球一圈,你也达不到内心真正的平静。旗帜和标语只是你不宁内心的一个符号,它们于自己,于这个世界其实没什么益处。

不知该怎么评论这诸多的行者,像这个日本小伙,争创吉尼斯的陈游,已经去世的死于路上的余纯顺,还有那徒步世界的阿根廷人。他们有的是游玩,有的是挑战自己,有的是宣传某一事物或观点。但归根到底是为了什么?为名?为利?为发泄?受虐狂?还是根本就没有意义?就像问美国阿甘为什么要跑步,以及登山家为什么要登山?“因为山在那里”,这并不是一个回答。这问题可能永远也没有一个回答。就好像问人到底是什么,是“在一个小而不重要的行星上无望地匍匐着的微尘?是以某种巧妙的方式结合起来的一堆化学元素?还是如哈姆雷特所言,具有高贵的理性和无限的能力”?

水立方广场上的三轮车老人,北京,2008年7月

 

应该说大多数人都喜欢旅游。喜新厌旧是人类的本性,天天坐办公室腻味得很,大家都想寻求反差。任何事总有一些极端分子,旅游也是。我一个在外流浪多年的朋友,问他为啥这么喜欢旅游他说不清,但他的MSN签名是:旅行是我生命的组成部分。我另外一个朋友的老公,喜欢打牌讨厌旅游,单位组织去凤凰,实在逃不脱,他到凤凰酒店睡了两天,哪也没去。我觉得任何事都得有度而为,走极端是不好的,不管是哪一端。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极端分子,这些非主流人群呢?有人说他们脑袋有毛病,大家都在为生活奔波,这些人却长期不务正业,以折磨自己为乐,几千上万公里地走路或骑车。抛弃工作或家庭长期无目的漫游值得仿效吗?以前我总是想,你可以做某件事,但它值得推广吗?现在我觉得应该宽容一些,我们要允许游离于主流之外的任何东西。人人生而自由,只要这种自由不损害他人的自由,就应该被允许。我们要允许个人在思想上 或在路上无目的漫游。这个世界因为多样性而可爱。

我的前女友也说过我有点变态,她指的是我骑单车从北京到深圳的107国道计划。其实和那些不停环球的人比起来,我连小巫见大巫都算不上。但我和这些环球疯子目的不太一样,作为一个主拍人文纪实的摄影师,走得越慢就拍得越多,但走路实在太慢,我选取了折中的方式:骑单车。

作为一个深绿派环保主义者,我的口头禅是:没事别满世界乱飞,这样对地球很不友好。我欣赏这些行者,至少他们都是低碳哥。我也有骑单车绕地球一圈的想法,除了拍照,我还想让一个视频小组跟拍我的疯狂行为,以便能在电视台播出,推广一种少烧或不烧汽油的生活方式,使我们的子孙后代能继续活下去。

杨飞,

2011年2月15日,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