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99kg.com   Photographs and writings by Yang Fei, David
Home / Pictorial Features / Asia / Laos
www.999kg.com.cn 杨飞的摄影和写作
首页 / 各国旅行图片专题 / 亚洲 / 老挝

老挝,普洱,裸女,蚂蝗与直升飞机

 

2006年11月

 

2006年10月26日到11月3日我参加了一个茶叶考察团,或者叫探险团,之所以称之为探险是因为在云南老挝边境的热带丛林里砍刀开路连续穿越了5天,才终于找到传说中的乔木大叶种野生古茶树。

这个探险团是由昆明吴总组织的。上个世纪最后10年老吴一直在全国各地流浪。1999年的一天在昆明翠湖看到冬日温暖阳光下漫天飞翔的海鸥,他决定就留在此地。老吴和我是中学同学,上个世纪80年代在湖南师大附中当老吴还是小吴的那些年,我们连女朋友都差点分享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我离开中国后几乎和所有国内同学失去了联系。2003年我们又高兴地联系上了,商量了三年,2006年10月26日下午我终于从长沙飞向云南。

  老挝热带丛林小动物集锦  
       
       
蚂蝗吐血试验 大型蜈蚣 千足虫 变色蜥蜴

 

多年浪迹云南边境地区的老吴染上了嗜茶的习惯。家里和办公室堆满了茶饼茶砖,普洱茶的书籍资料码满了书架,一天不喝普洱就浑身难受。去年他终于将爱好变成职业,公司转型进入茶叶产销,立志要生产出中国最好的普洱茶。这次我是拍摄云南老挝顺便为老吴挎刀拍茶叶。

老吴从商十多年,一不抽烟二不喝酒,就算是应酬K歌连小姐的手都不碰一下,十足儒商典范。不知什么时候他已变成居士,是现任中国佛教协会 会长一诚大师的弟子,法名养勇。我一听仰泳,心的话老吴啥时改的游泳?原来他不是校队田径短跑选手吗?

老挝热带原始森林中的阿卡族采茶少女。图片号:xv8h00329。

 

图片号:xv8h00822。半裸的老挝村民。

 

一诚大师在湖南省望城县新建大庙曰洗心禅寺,将于2006年12月28日举行大庙开光大典。大师喜茶,老吴为这次开光大典特准备一千份最好的普洱茶,曰洗心禅茶。我很喜欢这品名,因为我正准备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要做出最好的茶就要从茶树抓起。老吴凡事认真,一年来跑遍了云南普洱茶几乎所有产区,仍然不能让他满意。 多方打探发现老挝境内也可能有优质天然茶源。老吴的记事本上列了好几个可能的老挝茶叶地域,这次要亲自去考察两个。同机的有老吴,我和摄影助手FLORA,熬吧(长沙最大茶吧之一)的老板孙总,在云南有熟悉老挝的四个朋友当向导和司机(两台三菱越野车),可以算作一个小型茶叶考察团了。

我从小的理解是茶园都是灌木。在飞机上老吴神秘西西的说:杨飞,这次 国际下乡一定让你看到巨大的乔木古茶树。不过也不能算完全国际下乡,老吴给我解释了西双版纳这个词在傣语里是十二个坝子的意思。现在中国境内却只有10个坝子,原来属于中国的两个坝子经过数次边界划分现在归老挝管辖,其中一个就是我们的考察目的地。

红衣采茶人。巨大的乔木古茶树。图片号:xv8h00433

 

事关商业秘密此处暂不便透露此次考察的具体方位。不过就此次考察的艰苦程度而言,可以称得上是一次卓绝的热带丛林探险。之所以很艰苦主要是因为准备不足。到达老挝第一天还算好(2006年10月28日), 两台越野车集体行动。不论路况怎么糟糕,但车子挂上四驱后都闯过来了。噩梦是从2006年10月29日开始的。 这里产茶的寨子有二十多个,孙总,老吴和张总分头去三个地点考察。路线最远的就是老吴和我这一队。为了实地勘察那棵传说中的乔木茶树之王,从这天开始我们在丛林中往返跋涉了五天。开车是不可能的,只有步行和直升飞机两个选择。原计划是三天,一天去一天回,考察一天。向导说老挝本地人从县城到那个茶树王所在的寨子走一天就够了,也就七八个小时吧。出发之后我们发现要三天往返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急行军八个小时也只走了一半,好歹找了个寨子休息一晚。

非常奇怪,我们行军的速度不慢,为什么一天下来只走了一半?难道老挝本地村民个个都是国际越野竞走健将?后来向导跟我们说老挝山里人一小时一般是100分钟,不是我们通常的60分钟。我要晕死。早知道这么远我们可能就不会去这个茶树王山寨了,很可能就在县城附近山寨看看(只要四驱越野车能上去)。

图片号:xv8h00444。茶树王的叶(紫茶)。

 

这天晚上我们借住在一个寨子里。没有任何准备,当然也就没有睡袋。借来的几床被子都特别脏,味道忒重。吴总,Flora, 高老师和我,四个人没有一个人敢脱衣,和衣而卧过了一夜。没有垫被,半夜山上好冷,我们都被冻醒了,谁也没睡好。

2006年10月30日(第二天)才是我们噩梦的真正开始。不停的攀山路下河谷我们都能忍受,咬牙横下一条心都扛下来了。但是我实在被蚂蝗吓晕了。蚂蟥聚集处有两个,一是有条一里多长的烂泥路(号称蚂蝗沟),二是两处长达约一里的烂竹林。这三个地方太恐怖了。这么说吧,几乎每一脚踩下去都有十几条蚂蝗叮上来。蚂蝗对地表的震动特别敏感,抬眼望去前路有更多的蚂蝗都直立在那,等我们一落脚就时刻准备吸上来!我们的解放鞋和袜子上涂了红花油,有一些作用,但不能完全挡住蚂蝗往上爬。每次停下来一看,我的妈,一堆蚂蝗已经聚集在鞋上。我们人手一根树枝当拐杖,然而这树枝最大的作用是用来挑那些已经吸附在鞋上和裤子上的蚂蝗。蚂蝗的吸盘特别牢,很难挑。还不能停久了,一停下来就有更多蚂蝗蹿上来!向导不停的催促我们:不能停留,别再挑了,要快速跑步通过蚂蝗沟。

图片号:xv8h0576。老挝山寨已婚爱尼族妇女头饰。

 

图片号:xv8h9844。老挝村寨。

 

我从小就怕小动物和昆虫,被这蚂蝗阵吓晕了,但我要装出很勇敢的样子,不去扰乱队伍军心。我的摄影助手Flora是最惨的,好几次蚂蝗都通过拐杖爬到手上来了,吓得她一声尖叫差点把手杖扔了。所有人都被蚂蝗吸了血。最惨的一次Flora感到肚子上一痒,一看是一只顽强的蚂蝗爬到了肚脐眼猛吸了一口血。

整整一天七个小时的山路穿越我没敢坐下来休息,都是站着休息几分钟,虽然过了蚂蝗沟,但是大小蚂蝗还是随处可见。高老师胆子较大,可当他坐下休息没两分钟就有四条蚂蝗上了屁股!对了,更正一下,在过一处独木桥的时候我还是坐在树干上休息了一会儿,因为那独木是架在树杈上的。向导说这不算恐怖的,要是雨季,树枝树叶上都会有蚂蝗,立体袭击绝无幸免。我一听顿时觉得自己很走运。旱季万岁!

图片号:xv8h0606。架在树上的独木桥。老挝茶树探险纪实。

 

从县城出发已经走了一天半,这山里没有电,没有电话,没有手机信号,什么都没有,失去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系。我们都很埋怨负责安排这次考察后勤的张总。为什么不把这里的实际情况事先告诉吴总和我,早知道的话至少我们会带一个卫星电话来,现在什么也没有,在这山里真要是出什么事,派个人送信到县城,一天也到不了。后来回到县城才知道张总自己也没走过这条路,他只是听老挝当地人说三天可以往返。晕死。

下午5点终于到达了茶树王山寨。当天勘查那茶树王是不可能了,因为向导说那茶树成片区离山寨还有两个小时山路。往返最少四个小时,走夜路是万万不可的,这山上有蟒蛇,熊,野猪和豹子,大多在夜里活动。只得借住此寨歇息一晚。

这山寨住的是阿卡族人(爱尼族的一个分支)。寨子里的女人都裸露上半身。非礼勿视开始我很不好意思,后来见多了就无所谓了。寨子里只有一个取水点(这个供水点是欧盟人道主义办公室援建),不能习惯的是村民不论男女都在一个池子里洗澡,洗衣和洗牛,男女同时完全赤身裸体。而且这寨子几年也难得来这么大一帮旅客(我们一行连挑夫和向导共8人),无论我们到哪里,即便是来洗澡也会跟来一大帮小孩和村民围观,像看外星人一样。虽然我身上已经很臭很痒,但我还是没敢洗澡。

寨子里的卫生情况也接近恐怖。满寨子都是牲畜粪便的味道。这里都是吊脚楼,一楼(地上)住的是猪,狗和鸡,二楼住人。后来我发现这样的居住环境是有道理的,木楼板和竹楼板都有空隙,吃饭时把骨头往缝隙里一扔,楼下的猪和狗立即上来抢吃,不用扫地,也会不浪费食物的任何部分。

照片号xv8h0031。老挝。山里的孩子。

 

图片号:xv8h00932。老挝村寨供水点。

 

但糟糕的是没有厕所。在村角落我找了个地方准备大便,没想到一只狗和一头猪紧跟我不放,等我蹲下,它们就步步紧逼过来。我从小就怕狗,被吓坏了,已经两天没有大便,刚才本来已经内急,被狗和猪一吓,我怎么也拉不出来了。站起来系上裤子,那狗和猪一蹿就过来了,一看我没有拉, 又失望的走开了。

回来路上发现一只长达25厘米的超级大蜈蚣。我要晕死。我要晕死。我快受不了这山里动物的精神折磨了。

夜里猪群老是不停的凄厉嚎叫,我们谁都没睡好。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忽然所有的鸡都开始打鸣,此起彼伏谓为壮观。半夜里很冷本来就没睡好,天亮了也好。一看表才凌晨两点,TMD这里的鸡都怎么长的?

图片号:xv8h0170。老挝山村。

 

第三天早上(2006年10月31日),我们通过懂老挝语的向导说动了村长(也是今年的当值乡长),村长组织了几位强壮的小伙子和村里最漂亮的美眉一行十多人陪同我们一起前往茶树成片区。山上野兽甚多,村长背着猎枪,一位小伙子带着步枪(看起来类似中国造56式半自动),别提多帅了。随行的七位妹妹更是身着传统的阿卡族盛装,满头漂亮银饰。茶叶考察队一行二十多人好不壮观。山路越行越窄,后来干脆没有路,四位小伙子手持砍刀在队伍前面开路。

中午时分终于找到了茶树林,和那传说中的茶树王。此树需要三个人才能合围,估计树高30米。高老师是植物标本专家,他估计树龄在500年到1000年,但是他说根据这茶树的特征和分布情况,这片林子不像是完全野茶树。阿卡族人没有喝茶的习惯,村里没有茶叶。后来我们了解到阿卡族人在这里生活了约500年,500年前这里生活的是苗族人,这茶树很可能是原来苗族人种植的。后来苗族人迁移到泰国去了,这茶林就被撩荒了。

图片号:xv8h00397。茶树探险团和老挝村民在茶树下的合影。

 

我们非常高兴,因为这茶林不但古老,纯天然,大叶(有的一片叶子长达22厘米),而且很多还是紫茶(紫红色叶子)。懂茶的吴总很有些激动,我虽然不懂茶,但我也知道紫茶是天价之物。

回到村子里我们买了一头猪和很多鸡,还跑到村里唯一的小卖店买光了几乎所有的香烟糖果,米酒和香烟。晚上寨子里的空地上由村长组织,全体村民都来参加篝火晚会。语言不通,有一个向导会老挝语,吴总通过向导向村民发表了演讲,村长也讲了话。看得出村长很高兴,因为发现了很好的天然茶叶资源。阿卡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深山,两年前老挝政府禁止了罂粟种植,村里越来越穷,很多村民人心不稳,在我们到来之前他们不知道这茶树会给他们带来财富。

图片号:xv8h9856。老挝村寨的茶叶存放点。

 

热情的村民一个个前来敬酒。老吴是居士,滴酒不沾,一看到有人来敬酒就假装上厕所跑了。可把我和Flora灌惨了。热情是热情,可村民的敬酒方式让人有点晕,因为男女老少都使一个杯子。

老吴虽然逃过了酒局,可是也被吓了一跳。为什么呢,因为村里没有厕所,当他躲到一边黑暗处观看高老师,Flora和我被村民灌酒时,一个阿卡妹妹走到他身边,用桶裙一遮,作半蹲状,当着老吴的面就尿尿。

篝火晚会结束了,至此茶叶考察圆满结束了一半。

天光大亮,剩下来的一半任务就是如何回去。

图片号:xv8h9986。老挝集市的小女孩。

 

为了确定回去的线路我们和向导发生了争执。连续三天的丛林穿越,没有一晚睡好过,我们都累晕了,一半已经非人。一想到要原路返回再次穿越恐怖的蚂蝗沟,我立刻头皮发炸。打听 之下,这里有一条路通向码头,有水路可走有船可坐。我高兴坏了。作为摄影师我是最不想走回头路的,我希望拍到新的风景。可是细打听才知道这码头离寨子也有四个小时山路,据说蚂蝗更多。晕。

最要命的是我们四个人都没有任何身份证件,据说船终点靠岸处肯定有老挝警察叔叔检查外国人的证件,三天前出发时我们是打算原路返回的,边境通行证都留在县城住处了。没有证件保不准我们就会被扣留。而且这所谓的船是个大独木舟(带小型柴油发动机),安全没保障。据说此船走水路需要24小时,到达目的地后我们需要再在当地找车返回我们出发的县城,又需要一天。

图片号:xv8h0589。独木桥。老挝茶树探险纪实。

 

吴总和我坚持走水路。关于证件的问题,吴总说可以雇一个强壮的村民去县城取我们的身份证和边境通行证,两天可以返回。向导坚持走原路回,说水路不安全,花的时间也更长。

吴总是钱老板,甚至考虑何处可以租直升飞机,包机过来接我们也就几万元人民币。很快我们就否决了直升飞机方案,我们没有卫星电话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就算有电话,我们要向云南机场当局租用直升飞机还是向老挝有关当局求救?

昨天我在村里散步的时候看到村里有马。不过骑马的方案也很快被否决。村里只有两匹病怏怏的马,个子比我矮一头,都是驮货的,没有人骑的马鞍。山路又窄又陡,马匹有的地方肯定过不来,更别说上面还坐人,那样只会让我们死得更快。

最后决定:强行穿越,原路返回。

此处省略一万字。

图片号:xv8h9826。老挝村寨阿卡族少妇。

 

11月2号下午两点,从山上终于远远的望见了县城,打开手机有了信号,激动坏了,赶紧求救。半小时后两台越野车把我们接回了出发的县城。往返5天时间的折磨结束了,估计行军距离超过150公里。县城里的孙总张总每天在山下干着急,看到我们回来高兴坏了,说如果今天再不回来明天就要派人上山搜寻了。

11月3号我们回到中国云南境内,深夜转机安全到达昆明。回到昆明的人间,进酒店房间第一眼看到那巨大KingSize的床,洁白的床单,热水和浴缸,眼泪都要下来了。

至此老挝国际下乡茶叶考察任务圆满结束。高老师老吴两人被寨子里的跳蚤咬惨了,在昆明中西医结合治疗一个星期后康复。我没有被咬得那么惨,但走黑了两个脚趾,现正在康复中。

图片号:xv8h0457。砍刀开路,这树一砍就出血。

 

重点要表扬的是老吴和Flora. 最倒霉的是Flora, 篝火晚会她被灌了太多米酒,后来严重拉肚子,回来的路上两天一口粥都喝不下,还有点发烧。在这样的情况下连续两天急行军。吴总 也要重点表扬,一个平时在城里开奔驰奥迪的主。第一天上山还没走两个小时,他借了我的瑞士军刀把解放鞋大脚趾处割开了两个大口子,因为解放鞋小了一号,不割开已经无法行走。这里的村民大多赤脚, 寨子里没有鞋子卖,整个穿越的5天老吴就是穿着破了洞的解放鞋,比我们都透气,不过此洞也特别勾引蚂蝗。

现在想来,这样的丛林穿越也蛮好玩的,体验了与世隔绝的味道,寨子里的猪肉鸡肉味道都特别美味,真正的野放仔猪和乡里土鸡啊。村民猎到的一头麂子也分给了我们吃,鲜美的味道我至今口有余津。还有树上摘下来的野生木耳,味道奇特的各种野菜,这些在城里哪里吃得到呢。阿卡族女人有为男人按摩的传统,寨子里的几天晚上我们都感叹阿卡族妹妹的按摩手艺,岂是一个爽字了得。

要是没有蚂蝗,这真是一次美妙的户外运动。如果下次再来, 我们需要准备登山杖,睡袋,防潮垫,防虫水,最好穿地质套鞋,这样就不会搞得这么惨。有蚂蝗也有办法。老吴说如果大规模开发这里的茶叶资源,可以考虑购买一架直升飞机,寨子里买一块地,建个符合卫生标准的木头吊脚楼,闲来休假住住,还有漂亮的阿卡族妹妹,想想吧。

---------------------------------------------------------

全部图片100张,请点击这里

--------------------------------------------------------- 

 

 

Home What's New Pictorial Features Exhibition Events Fine Art Prints Photo Services Guestbook
About Me Contact China Specials Writings & Books Stock Photos Workshops 中文版
       
首页 网站更新 旅行图片专辑 影展与讲座 品出售 商业摄影服务 留言板
摄影师简历 联系方式 记录中国专题 写作与出版 图片库业务 摄影培训班 English
       

摄影技术说明:图片全部均为佳能 Canon 1ds Mark II 数码相机拍摄, RAW图片格式,大多数使用 EF28-135IS 镜头。全部图片和文字为杨飞版权所有,任何商业性转载请先征得鄙人书面同意。      Photographed with Canon 1ds Mark II camera. EF28-135IS was the primary lens. All photos and text copyright of Yang Fei.  Written permission is required for any commercial use of my works.